古吹台上再回望

嘵嘵蟬鳴,繁塔儒雅,在這個盛夏之巔,拈一指、雨後陽光的溫馨,讓記憶和思念,讓古吹台恬淡的風景,墜入我零落的詩行;回憶裏,那年櫻花芳菲的春天,禹王廟煙波悠悠,許願樹碧綠掛彩,飛花抹微雲,悠悠比目笑,我和你纏綿相顧在闌珊處;屈指西風,青華流失,絲絲點點的霧露,空惹了一腔深情,拂亂了半世相思,幸福成了彼岸的甘霖雨露。記不得多少次回顧禹王台,在這有美好的記憶,還有大禹治水的精神,讓我向往、讓我留戀。

年輪太短,寂寞太長,再回望、往事如塵煙,風花雪月已成空,任時光匆匆,把清愁鎖在風中。流過淚的眼,只留下愴痕闌幹,看不見風月錦華,我在人生的渡口,默默向歲月吊唁,祭奠老去的愛戀。梧桐繡殤,歲月易殘,拿什么填補,今生空寂的惆悵,誰還願意和我風雨相伴,共渡滄海桑田。我在禹王台內,靜美的風景裏,長歌回蕩,讓文字組成七彩琴弦,響奏一曲錦瑟悲歡離殤;我醉眼朦朧,看著古老的牌匾,在自己的思緒裏,素描一副坎坷畫卷,覆蓋人生滄桑裏的落寞。

暮色微風,歎息記憶、慢慢在腦海回放,曾傻傻的認為,你還在相遇的老地方。當初的誓言太完美,像美麗的蝴蝶滿天飛,然而、曾經的誓言、早就已經伴隨季節零落紛紛。獨處時,傷心難免,孤單與詩詞共勉,舊年花下客,今似蝶分飛,一曲離歌誰斷弦,悵把愁懷奏。一襲懷念,一抹記憶,難忘的當初,飛花蝶夢去無痕,淡墨盈筆心已碎;有一種傷,可以用微笑掩蓋, 有一種疼,可以用冷漠包裝,孤單在自己的世界裏,用光陰療傷;已經深夏,看不到宋時的‘繁塔春色’,松綠為墨,草坪為箋,用宋韻典雅的文字,浸染塵世情懷,滿一杯輕愁為酒,尋覓醉裏的相思柳。

水流月影,風煙綢繆,在塵世中輾轉,尋尋覓覓裏,不媚俗世喧囂,懷幾頁素箋,勻散過往的一詠一歎,愛和恨、早已經凋零在夢境裏,孑身茫然,聽四季風雨,看落花飄零;古吹台前,柏林清淺處,蟬聲陣陣追逐著情緒流淌,停下腳步、回頭凝望來時的路,韶華早就停止在天涯盡頭,讓陳年的故事,遺失的瀟灑,凝成沁淚的詩行,陪伴著行雲流浪。曾經年少輕狂,曾經歡聚在這裏,我們也效仿古人長歌短唱。時間的秒針嘀嗒,終究要揮別這段時光,故人分別難再會,來生太遠寄不到諾言,徘徊在人生苦短的路上,獨自將思念珍藏。

(0)
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
  • 未分類

コメントを残す

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。 *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

*
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